您好,请 登录注册
第1节 大缅族主义奴役与压迫

“在東方所有的民族中,沒有一個民族比緬甸人更為狂妄自大地表現他們的優越感和更固執地自行其是了。”

——英國印度總督大賀婿勳爵

缅甸是一个多民族国家,68%为缅族,主要少数民族为掸族(9%)、克伦族(7%)、若开族(3.5%)、华人(2.5%)、孟族(2%)、克钦族(1.5%)、克耶族(0.75%)及其它原住民民族(4.5%),此外还有印度和孟加拉移民(1.25%)。缅甸官方目前在法律不承认缅甸华人,华裔“果敢族”除外。

缅族起源于古代中国青藏高原羌族部落,是中国古代羌人部落的分支,西汉至隋唐时期生活在川藏甘交界地带。7世纪中叶爆发唐羌战争,羌人战败,从此开始了流离失所的生活。羌人或内迁中原,或臣服吐蕃,或南逃滇中。公元9世纪中叶,南逃羌人陆续集中到缅甸中部一带,建立了11个村庄。早期羌人带有游牧型经济文化特征,他们在吸收了骠族、孟族文化成为农耕民族后,发展成为先缅人。

1044, 先缅缅王阿奴律陀王建立了第一个缅族王朝,东征掸邦、南灭孟邦,消灭原住民骠族、羌族、氐族,四邻畏惧臣服。缅族最后王朝雍籍牙王,一次征战时诱骗孟族和尚与男丁集合一处杀个精光。熟悉缅甸历史的人可以发现一个现象,缅甸的千年历史实际上就是缅族由南往北征伐、由西向东不断征服少数民族、力图实现缅族大一统的历史,而二战时的缅甸历史更是一部联日反华的历史。缅甸人心中大都有一种“大缅甸帝国梦”,妄想征服整个东南亚,并向北扩张。千年大缅族主义的伐戳战争沉淀了顽固的缅族至上意识,与现代国际社会的民族融合、种族平等、民族自决、自由平等、开放包容的观念意识格格不入。

大缅族主义核心价值观起源于反殖民主义格言“缅甸族、缅甸语、缅佛教”,这在缅甸独立后逐渐形成“一个宗教、一种语言、一个种族、一个军队”的“基本国策”。由缅族控制的联邦历届政府一直力图建立一个像日本那样的民族单一的同质国家,在此国家内,缅甸语作为唯一的官方语言,佛教作为国教,而这一过程须通过强制同化来进行。缅甸少数民族加起来占缅甸全部国土面积的60%,人口占全国人口40% 左右,这样,少数民族必须进行一个选择:要么接受同化,要么武装抵抗。少数民族们都选择了第二种,于是导致了缅甸60 多年内战。

缅政府一谈到缅甸问题,就只强调建立宪政民主,对民族压迫问题避而不谈。缅政府不承认缅族与少数民族在社会、风俗、历史、精神意志等方面存在着不平等;缅政府不愿意倾听少数民族痛诉自1948年独立以来所遭受的种种不平等待遇;当听到缅军在少数民族烧杀抢掠、对少数民族妇女集体强奸时,缅政府就说“缅军内也有其它民族士兵”。

 缅军坦克师
            缅军坦克师

缅族民主人士虽自称反对军事独裁、反对种族压迫,但他们的行动、态度、世界观会不自觉地流露大缅族沙文主义。昂山素姬被西方视为缅甸之花、民主女神,却从来不讲联邦制民族自决的内容。既谈民主人权,美国人最推崇的“民族自决”当属首位,是西式民主的最基本价值,美国独立战争的根本诉求就是民族自决”,每一个民族都有全民公投加入或脱离联邦的权利,但昂山素姬只关心本党争夺执政权的事业,只关心修改宪法以便让有英国丈夫的自己能参加总统选举。无论昂山素姬、敏昂来、吴登盛各自的政治主张是什么,有一点是相同的,即三个人都是大缅族主义推行者。

缅甸近年虽实行所谓“民主化”,但社会还处于一种中世纪非人性状态,比如,缅军炮兵在自己的步兵还在冲锋的情况下开炮射击,将自己的士兵与敌军一起消灭掉;缅军在战场上从不留俘虏,不管抓获敌军有没有武器或是否投降,一律就地枪决; 当自己的士兵在战斗中受了伤,他们通常只将轻伤员带走,重伤兵则加以枪决以减轻负担,然后封以“烈士”称号,缅军所谓“烈士墓”中的很大一部份烈士实际上是自己人杀害的。在这样一种没有人权和公正的文化下,不要说少数民族权益难以保护,缅族人民权益也难保护,缅甸军政府遭20多年国际人权制裁不足为奇。

缅甸虽然己实现所谓“民主化”,但基本上没有法治,仅举一例即可看到全貌:在缅甸,结婚不需要到政府部门进行婚姻登记,只需要当事人对左邻右舍口头上说一下,请大家来吃个饭就可以了。同样,离婚也是如此,甚至连饭都不用吃,对隔壁邻居说一下即可。而且,缅甸是一夫多妻制国家,如果说伊斯兰国家男子娶二妻须经一妻同意的话,那么,缅甸男子娶二妻则无须经一妻同意。

1948年独立后,缅甸政府颁布了《缅甸国籍法》和《外侨登记条例》,规定华侨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不能担任政府公务员。在《不动产转让限制法》中规定,华侨不得将不动产赠予非缅籍子女或出售予外国侨民,非经申请审批不得将外汇汇出。
    1962-1988年奈温军政府统治缅甸期间,华人沦为二等或三等公民,政治地位受到来自缅甸“执政官式政体”、“缅甸式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阶级斗争、民族主义的冲击,一步步恶化。
    1982年,奈温军政府出台《缅甸公民法》,将原居民和非原居民作了严格区分,把缅甸公民分为三类六等,即真正缅甸公民、客籍公民和归化公民。只有纯土著血统的人才是真正的缅甸正统公民,拥有100%公民权,客籍公民和归化公民没有被选举权,不能竞选公职和担任政府机构和团体领导。

《缅甸公民法》的“六等级身份证制度”划分是:“正缅籍”、“客缅籍”和“新缅籍”,三种国民享受的公民权利不同。“正缅籍”持粉红色身份证,享有正式国民权利,如印度种姓制度的婆罗门;“客缅籍”持蓝色身份证,如印度种姓制度的刹帝利;“新缅籍”持绿色身份证,如印度种姓制度的吠舍。“客缅籍”与“新缅籍”不享有被选举权三大类又分为六个等级:

1、红色国民身份证(一等国民):持这种身份证者在缅甸地位最高,只有纯种缅族人才能拿到, 一等国民可以读任意学校、从事任何行业,并加入政府,有选举及被选举权, 因为你是“正缅甸人”;            
    2
、红色混血身份证(二等国民):地位次之,政府正式承认的国内少数民族可获此证,如掸邦人、克钦人、佤邦人,二等国民在读学校、从事行业、被选举权上有一定限制, 因为你只是“亚缅甸人”;

3、绿色归化者身份证(三等国民):持此证件者父亲是蓝色侨民蓝色身份证,限制程度比四等国民少一些,三等国民可以读一些不重要的学科,但不能在政府部门工作,因为你不过是“亚亚缅甸人”;

4、蓝色侨民身份证(四等国民):持此身份证者出门时不需要申请《通行证》,但却有太多限制, 四等国民限制从业行业,限制念书科系, 更不能在政府部门工作, 因为你仅仅只是“亚亚亚缅甸人”;
    5难民居留证(五等国民):《难民居留证》是一张长纸,被缅人戏称为“被子”,五等国民出门时须同时带《通行证》,到另一地时需到当地移民局报到,不能购买房产,因为你不是缅甸国民,是贱民;

6、果敢身份证(六等国民):缅甸政府给果敢居民颁发的身份证背面注明:“一、此证件丢失应向当地移民局申报补办,否则将根椐有关法律处罚;二、持证人不属于本国国民,也不能作为出入政府管辖区的有效证明”。持此证件者不是缅甸国民,连贱民也不是,而是下等贱贱民。

缅甸政府给果敢居民颁发的身份证背面注明持证人不属于缅甸国民 
    缅甸政府给果敢居民颁发的身份证背面注明持证人不属于缅甸国民

既然缅甸政府给果敢居民颁发的身份证背面注明持证人不属于缅甸国民,中国也不承认果敢居民为中国国民,那么,果敢居民只能属于无国籍,因此,彭家声常对外宣称自己是“无国籍人士”。

日本思想家福泽谕吉先生说,“天不生人上之人,也不生人下之人”。人天生一律平等,没有生来贵贱上下之别,全世界把国民身份证分为贵贱上下6类的仅缅甸一国,但从未见过“联合国人权委员会”抨击缅甸的“六等国民制度”。无论“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如何抨击中国的人权问题,至少中国只有一种身份证。

八八事件后,“果敢汪精卫”白所成得意洋洋的将果敢人可以取得身份证作为政绩大肆吹嘘,事实上,缅政府给果敢人发放的身份证依然是过去那个带有歧视性条款和侮辱色彩的粉红色三折身份证,身份证为牛皮纸质,极为粗糙,领取时要交100元人民币, 80%的果敢人未予领取。

2015815日,果敢伪政权对外发布《移民局关于办理国民身份证件所需资料说明》,并附上了《申请国民身份证时所需要材料》和《更换临时身份证时所需要材料》两份材料说明。两份材料中分别列出了现在办理身份证和更换临时身份证时需要携带的各种证件。伪政权称,果敢人现在办理缅甸身份证手续已经简化了。手续虽然简化了,但条件更为苛刻,对果敢人来说是一个无法满足的条件。以下是果敢民众申请国民身份证时所需要的材料:

果敢人家门口贴反压迫标语  果敢伪政权2015年颁发的居民三折身份证(粗劣牛皮纸质)一  果敢伪政权2015年颁发的居民三折身份证(粗劣牛皮纸质)二

    果敢人家门口贴反压迫标语    果敢伪政权2015颁发的居民三折身份证(粗劣牛皮纸质)

1、社区/乡的证明,2、户口本复印件,3、血型鉴定书,4、父母身份证复印件,5、爷爷、奶奶、外公、外婆身份证复印件,6、果敢自治区领导委员会证明,7、警察局证明,8、本人与父母其中1人亲自前来办理,9、黑白证件照4张。再看看更换临时身份证(白卡)时所需要的材料:

1、户口本复印件,2、白卡(原临时身份证)原件,3、社区/乡证明,4、警察局证明,5、黑白证件照8张,6、父母身份证复印件,7、爷爷、奶奶、外公、外婆4人身份证复印件,8、本人亲自前来办理。

无论是第一次办理身份证还是更换临时身份证都需要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身份证,而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从来没有得到过身份证,果敢人上哪儿去找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身份证呢?

一位汉族姑娘嫁给了缅甸丈夫,丈夫既不给她办理户籍登记,也不给她办理社会和医疗保险,每天进行辱骂和毒打。这时,姑娘向娘家求救,姑娘父亲找上门来,缅甸丈夫说,“这是我们家事,她是我妻子,你无权干涉我们家庭纠纷。”然后又接着毒打,直到打死为止。果敢就是这个可怜的姑娘。

如果丈夫给妻子办了户籍登记和社保医保,对妻子关爱有加,夫妻在是否送孩子留学问题上争吵起来,这才叫家庭纠纷,妻子之父的确不该过问。现在问题不是这样,而是丈夫想要致妻子于死地。

果敢人生活在缅甸境内,没有国籍身份证,不能自由进入缅甸内陆;果敢人是中华同胞,却不是中国人,不能入中国内陆。他们是中华民族的二战犹太人,没有祖国、没有尊严、没有地位、没有权利、没有依靠、没有保护,只有永远的歧视、驱赶、屠杀、压迫和奴役,就像那个被丈夫毒打的汉族姑娘一样,嫁出去就不是娘家人,婆家也不把她当自家人,这才是果敢问题的本质。

缅政府2015年给果敢居民颁发的《缅甸中国边界通行证》 缅警抢刧果敢百姓家禽

缅政府2015给果敢居民颁发的《缅甸中国边界通行证》 缅警抢刧果敢百姓家禽

缅甸现代史上对中国多持一种敌对国策,缅甸国父昂山在争取民族独立的过程中,为赶走英国殖民者,与打着“大东亚共荣”旗号的日本合作,他接受日本培训,率领缅甸独立军与日军并肩作战,打击驻缅英军和中国远征军。中国远征军之所以在第一次入缅作战中伤亡惨重,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被缅族人看作是英国殖民者的帮凶,缅甸成了中国的敌国、日本的帮凶。

1940年昂山到达东京,为自己取了一个日本名字“面田纹次”,昂山阅览了大量的法西斯读物,他在日记中写道:“我们需要的是一个像德国和日本这样的强大国家政权,只需要一个民族,一个国家,一个政党,一个领袖,不需要个人主义一类的胡扯。每个人都应该服从国家,国家利益高于个人。”

1941年初昂山被日本人派回缅甸,召集30位年轻人前往海南岛进行军事特训,数月后他们来到轴心成员国泰国组建了“缅甸独立军”,日本人铃木以南任总司令,昂山为参谋长。

1941年底,缅甸独立军跟随在中国制造了“南京大屠杀惨案”的日军18师团入缅,帮助日军封锁向中国运输物资的滇缅公路,在此后大部分战争时间里,缅甸独立军一直与日军并肩作战,对盟军和中国远征军造成了极大危害。缅甸独立军为日军侦察、收集中国远征军情报,为日军筹集粮食,缅甸民众欢呼迎接日军,当日军进攻仰光被西汤河所阻时,缅甸人就架起特有的筏桥让日军过河。日军无后顾之忧,一路进攻到仰光。由于昂山出色的反华表现,他被日军授予了上校军衔,被邀请至日本接受天皇授勋。

缅币上穿日本军服的昂山-日军教官教缅军士兵射击-1942年昂山着日本军装结婚

缅币上穿日本军服的昂山-日军教官教缅军士兵射击-1942年昂山着日本军装结婚

194238日,在昂山的“缅甸独立军”协助下,日军攻克了缅甸首都仰光。同年3月至8月间,缅甸独立军协助日军击败了中国远征军的多次进攻。缅甸独立军对待中国战俘手段较日军更为残忍,数百名中国远征军伤员无法忍受缅甸独立军侮辱,于1942521日凌晨慨然集体引火自焚,含恨而终。

19433月昂山晋升少将,再次觐见天皇,被授予旭日勋章,随后缅甸独立军改编为缅甸国防军,日本扶持了巴默为总理的傀儡政府后,昂山被任命为缅甸国军总司令兼国防部长。

19448月,日军在印缅边境的英帕尔战役中大败,中国远征军重新杀进缅北,日军全线撤退。执掌缅甸军队的昂山和奈温见日军大势已去,决定以“三姓家奴”吕布为榜样,暗中与英军联系,里应外合、反戈一击。昂山联合缅甸共产党和社会党“反法西斯自由联盟”,摇身一变成为反法西斯联盟领袖。

1948年缅甸独立,在缅甸居住华人达数十万,华文学校两百所,规模最大的仰光华侨中学占地数百亩,每逢春节,仰光华人都要在该校举办规模盛大的游园活动,成为仰光之盛景。

1962年军方政变上台,实施“社会主义”政策,宣布“教育由国家承办,不允许华人办学,任何补习班华人不得超过19人”,在军政府授意下,军人扮作暴徒对华人进行屠杀和洗劫,数十万华人被屠杀迫害,中国远征军战士遗体被缅人挖出来污辱焚毁,与2015年缅人将五星红旗在地下踩踏一样。

1960,中国和缅甸签订《中缅边界条约》,将果敢和江心坡地区约7万多平方公里中国固有领土划归缅甸,但缅甸却不把果敢汉族华人列为缅甸民族当中的一个民族,1962年果敢代表在缅甸国会上据理力争,提出如果当局不愿把果敢华人列为缅甸合法民族,果敢人民将回归中国。于是,缅当局提出将果敢华人改称为“果敢族”,为保存中华传统文化,果敢人民被迫接受“果敢族”称谓,并将汉语称为果敢语,汉字称为“果敢文”,这就如同把东京人叫“东京族”、把日文叫“东京文”一样。

这里出现了一个问题,1962年时的所谓“果敢文”是繁体字,1970年之后“果敢文”是简体字,缅甸军政府和果敢地方政府都没有公布《果敢文繁体变简体改革方案》,那么,为什么作为缅甸国家正式文字之一的“果敢文”一夜之间就繁体字变为简体字了呢?缅甸果敢文改革方案是哪一个缅甸人提出的呢?难道是军政府或缅甸总统提出的吗?

1962年缅甸军人政府上台之初即公布一个《缅甸社会主义道路》宣言,宣布他们是缅甸式社会主义,不与其它任何社会主义相同。1963年初又宣布了《国有化法案》,因为缅甸的金融经济绝大部分操在外侨手中,以社会主义之名行排外之实,国有化方式是闪电式掠夺式,缅甸所有工商业由民族资本家与外侨手中无偿收归“国有”,仰光一地就有700家华人企业被收归国有,华人倾刻间家破人亡,财产被查收,人被打死打伤。

1964军政府“国有化”所有报纸,华侨经营的人民报、新仰光报、中国日报、中华商报全被无偿没收,中文书报也不准进口; 1965军政府“国有化”所有私立中学,全缅29所华文中学全被无偿没收,教师全被扫地出门;1966年政府再“国有化”私立小学,仰光及其郊区共27所华文小学被无偿没收,教师全被扫地出门。

1967年,缅人对仰光华人居住区实施打、砸、抢、杀,冲击中国驻缅甸大使馆和新华社、中国民航办事处,杀害了中国专家刘逸。缅军警逮捕80多名华侨,旅缅80万华人均不同程度地受到了冲击。此后缅甸针对华人换证,华人只能拿到绿色证,与红色国民证相比,在从业、购买不动产、外出等诸多领域均受到限制,华人从此成为“三等公民”。

1967年缅甸仰光排华-1967年中国抗议缅甸排华

  1967年缅甸仰光排华-1967年中国抗议缅甸排华 

缅甸曾经是华人生存最多的东南亚国家,经过疯狂大屠杀,几十万华人生命默默死去,缅甸排华之血腥可见一斑。如今,生活在缅甸各地的华人有500万人,因惧怕缅人报复,80%华人已经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缅族或傣族。笔者公司一业务经理前日从缅甸仰光回来说,他在仰光找了一个华裔产品代理商,持三等国民的绿色归化者身份证,华裔代理商全家人请他吃饭,他发现,全家人只有代理商本人还能说简单汉语,汉族妻子及三个孩子均不会说汉语,家人之间交流全用缅语。由于缅甸到处歧视华人,孩子们以自己的中国血统为耻,公开场合从不承认自己有中国血统,从不说中文。代理商说,“我死以后,我们家就没人会中文了,再过30年,下缅甸就再无华人了。”

2016年缅甸华人拍了一部电视剧《我们的故事》,讲述的是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中国云南一个家庭为避“文革”逃难到缅甸,华人家庭凭借自己双手在缅甸生存,做的是正当生意,卖的货物美价廉,受当地民众喜爱。一些缅族商家看在眼里心存不满,说被这家华人抢了饭碗,要政府把这家华人商家都赶走。但当地缅政府官员找不到借口赶走这家华人,就派警察对华人商贩故意找茬,砸抢店铺、殴打男主人,直到把他们赶走为止。

 《我们的故事》剧照:缅警驱赶殴打华人商贩

《我们的故事》剧照:缅警驱赶殴打华人商贩

树木在高压之下必然变形,一部份华人因此选择了归顺。缅甸境内居住着500万华人,华人分为两类:一类是果敢及缅北华人,他们基本上保留了中国文化,对中国认同度高,对缅甸认同度低,不熟悉缅文,完全说汉语写汉字,内心深处认为自己是中国人,人数约100万;一类是下缅甸华人,他们处于一种中国文化与缅甸混杂的状态,保留一些中国文化,也接受缅族文化,对中国认同度渐低,对缅甸认同度渐高,熟悉缅文,亦可以说一些汉语,内心深处基本上认为自己是缅甸人,人数约400万,其中的代表族群是大勐稳华人

十八世纪初,一支云南华人部落迁入缅甸,由段姓华人土司领导。十八世纪中叶,为向缅族献媚,段姓土司率汉族部队跟随缅甸国王征讨泰国,为缅族立下战功,被缅王封为“大勐稳”世袭土司。段家传承13代,经历210年,直到1962年因缅甸军政府废除土司制度而终止,类似于果敢的杨家土司。

大勐稳华人喜穿汉服,办华文教育,世代保持汉族习俗,如挂孔子像,春节贴春联、请财神等,与果敢十分相似,然而,这只是表面现象。自1962年缅甸军政府废除土司制度后,大勐稳华人成立“汉人土生会”,以民间组织形式不断向缅甸政府申请加入缅甸国籍,但始终未得到批准。

   如果说果敢华人历史上一直与缅政府作对的话,大勐稳华人则一直与缅政府处于亲善状态,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缅政府军与缅共军队在缅北作战,大勐稳华人民团在首领王国达带领下军事支持缅政府军,王国达还曾救过缅军丹瑞将军的性命,因此,大勐稳华人获得了缅甸军方信任。

 “弃汉从缅、数典忘祖”的缅甸大勐稳华人
        “弃汉从缅、数典忘祖”的缅甸大勐稳华人

1998年,已经大权在握的丹瑞将军曾指示缅甸移民局给予大勐稳华人以缅甸公民身份。20163月某日,缅甸移民局发布一则通告,批准缅甸掸邦大勐稳8万华人加入缅甸籍。大勐稳华人加入缅籍后,将以缅族而不是汉族身份登记入册。于是,为了拿到红色身份,大勐稳8万华人彻丢弃了自己的祖籍而加入缅族和缅籍,此为全世界第一次有一个族群弃族入籍。

缅甸当局的政策就是要把境内华人全部驯化,大勐稳8万华人服从了缅族政府驯化的“四一政策”,而果敢华人不服从驯化的“四一政策”。缅政府要取消果敢自治、改编同盟军、取消汉语教学、推行缅语教育、灭汉兴缅。当果敢人民开始反抗时,冲突由此爆发,反屠杀战争就开始。缅政府军打果敢的架势与日本军队打中国一般,对平民百姓烧杀掠抢,无恶不作,其残忍野蛮不亚于南京大屠杀,不像本国政府军队,更像外国侵略军。从一开始,缅甸政府军就未将果敢人看成是本国人民,而是视为异族外番,把他们当作中国人肆意屠杀,因此,斩尽杀绝、不留后患的极端行为就不足为奇了。

汉族男子被缅警悬吊钢架-缅军在果敢抓人-缅军用野蛮刑具虐待华人

  汉族男子被缅警悬吊钢架-缅军在果敢抓人-缅军用野蛮刑具虐待华人

 

以上有一张20161月拍摄的图片,一个汉族男子被缅警悬吊在钢架雨棚的横梁上 ,图片左上角即钢架雨棚的横梁上有一个牌子——“ kk-1100 专用停车位,这是驻果敢缅甸警车的牌号。汉族男子具体为何原因遭受此残忍对待无从考证,但从中可以看到缅甸警察残忍对待汉人的手段。纵然这名汉族男子是十恶不赦的罪犯,可依法审判并投入狱中,决不应该受到如此摧残虐待。

2016227日,“果敢资讯网”发布了这样一段视频:在一个果敢村寨里,10多名全副武装的缅军官兵逼迫20多名果敢农民趴在地下,两名缅军士兵拿着木棍轮流抽打着每个华人的背部和头部,被打者必须老老实实闭嘴忍受,谁如果喊叫一声,就会招来更凶狠的毒打。殴打进行的同时,不时有新抓到的华人被拉过来按在地下,不时有其它缅军士兵笑着从趴地者身上踩踏而过,视频时间持续20分钟。

缅军在占领的果敢村庄对汉民施暴-缅军链锁果敢汉民

   缅军在占领的果敢村庄对汉民施暴-缅军链锁果敢汉民

1948年缅甸独立后,果敢与缅政府就一直处于压服与反抗、独立与兼并的角力与拉据状态中。果敢的最重要任务就是为争取民族自治而奋斗,最初15年通过宪法的民主渠道来争取,而事实证明此路不通,于是,后面改为武装斗争,果敢为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如今的果敢,对华人的歧视已是常态,比如,一个果敢人与一个缅族人打架闹到警察局,无论谁对谁错,警察先把果敢人揍一顿,把缅族人放走,然后再来处理问题。缅甸军政府从来用怀疑和戒备的眼光来看待果敢,因此,果敢人民回敬的是愤恨和不满,用对抗方式以牙还牙。

1948年以来,缅军不断践踏人权,用大量军队将果敢和各少数民族置于监视之下,数百次镇压各少数民族,战争使大量难民流入邻近国家,为缅甸赢得了“东南亚贱民”的称号。

纵观历史,一个国家在一元化制度下通常不会繁荣进步,因为旧制度往往要求只有一种统治性文化,最典型的就是“一个宗教、一种语言、一个种族、一个军队”的“缅甸基本国策”,其文化都予以清除,这种做法必然导致永不停止的暴乱、镇压、起义和战争,果敢就是一个鲜活的例子。

缅军破坏佛戒训练僧兵-敏昂莱参拜二战日军坟

      缅军破坏佛戒训练僧兵-敏昂莱参拜二战日军坟

 

缅甸军人集团长期奉行大缅族主义,大肆制造人道主义灾难,毫无道义、毫无信义地动辄动粗,采用手法极为卑劣,以下举几个例子:

201169日,缅军残杀前来其主动邀约来洽谈公务的克钦独立军联络官,撕毁与克钦独立军17年的停战协议,进攻太平江电站附近克钦独立军高地,挑起克缅战争。同年9月,缅军集中15个营约1000以上兵力向掸邦北部垒坎地区的克钦4旅所部发动猛烈进攻,缅军第二兵团司令昂丹图中将亲临前线指挥进攻,目的在于彻底扫荡此一重要地区的克钦独立军部队。
    2013119日,就在缅甸总统宣布缅军停火的第二天,缅军趁克钦军为停火而放假休息时突然袭击克钦独立军第6营,并对克钦独立军第32营发动步炮及战斗机参战的立体进攻。

缅军挑起克缅战争,导致中国在克钦邦境内所有已建和在建电站全部停止,引起了整个缅北地区的战乱:缅军所到之处大搞灭族战争,奸淫掳掠、人畜无存,10万克钦难民逃到中缅边境。  

2011年云南景颇百姓声援克钦同胞-缅军在果敢老街抢劫-缅军霸占果敢百姓耕地

  2011年云南景颇百姓声援克钦同胞-缅军在果敢老街抢劫-缅军霸占果敢百姓耕地

 

201537日同盟军与缅军鏖战于南天门山,缅军狼狈撤退,同盟军打扫战场发现一具身披防弹衣、配备手枪(已取走)、肩有军衔(已取走)的缅军尸体。根据缅军建制,配备手枪、身披防弹衣的只能是校级以上军官。为何在有充分时间的情况下只取走了手枪和肩章而不为长官收尸?

20155月的一天,同盟军在果敢老豹寨抓到一名缅军逃兵,这名士兵名叫乃觉,37岁,果敢战事爆发后随缅军66105营进入果敢,其妻子和孩子也一起来到了果敢后方,由于战斗激烈而未能与家人联系,忽然得知妻子在军营里被军官强奸,孩子也离奇死去,乃觉向军官反映情况,军官不但不处理还对其一顿爆打,乃觉对军官拳脚还击,逃出军营进入同盟军防区,被同盟军抓获。

妻被奸儿被杀的缅军逃兵乃觉-穷兵黩武的缅军

妻被奸儿被杀的军逃兵乃觉-穷兵黩武的缅军

笔者看过一个缅军老兵集体殴打新兵的视频:在一个长条型营房里,20多个新兵被命令沿床头站成一排,对面站着30多名老兵,“主策划者”一声令下,老兵们一起上前对面前的新兵拳打脚踢,有扇耳光,有打腹部,有袭裆部,有踹大腿。新兵们无一反抗,以立正姿式任凭老兵侮辱摧残,被打倒后再爬起来站好,看来这己不是第一次了,而是经多次“调教”后培养出来的“规矩”。集体殴打持续半个小时,从头到尾无人劝阻和制止,“主策划者”全程指挥,安排音乐声放大一些以不让外面人听到殴打声音,吩咐对哪个新兵打重一点,教导对哪个兵不打脸部而打内伤以免被外人看出来。试问,一个连自己军人的尊严都任意践踏的国家,对少数民族还能平等对待吗?

老兵欺负新兵在任何国家军队中都存在,笔者是士兵出身,在中国军队当新兵时也与老兵动过手,也见过老兵欺负新兵,但大都是一对一式、无预谋无组织、新兵大都会还手、持续时间短、会有旁人劝阻制止。而缅军这种30名老兵对20名新兵的虐待是集体性的、有预谋有组织、新兵不敢还手、持续时间长、无旁人劝阻制止,在一般国家军队中极为罕见。

缅军有两个怪现象:1当兵源不足时,就到监狱里物色年轻男性的轻罪犯,用当兵免去徒刑换取自由,如此做法则是让军队成为罪犯聚集地,军纪严重败坏;2、军官战死后提拔军官替补时要求被提拔军官未婚,且以将死者寡妇娶来、儿女养起作为升官条件,否则不予提拔。这样,很多新上任的连长营长往往被迫娶比他大几岁或十几岁的老婆,刚刚结婚就给三个孩子当了爹。

201511月缅甸举行大选,选举各级议会议员,缅甸选举委员会1113日宣布,昂山素姬领导的全国民主联盟夺得国会过半数席位,获执政地位,有权决定总统人选。

根据缅甸宪法,配偶或子女为外国籍者禁止参选总统。昂山素姬已故丈夫是英国人,两个儿子也都拥有英国国籍,因此没有资格当选缅甸总统。大选结果出炉后,昂山素姬接受新加坡媒体采访时表示:“不论谁当总统,我都是主政者,新总统必须听我的,我将领导这个国家

昂山素姬对记者表示,作为大选获胜政党的领袖,她将选择一位总统人选,并以“凌驾总统”的方式执政。她强势地表示,新总统“必须完全明白自己无权”,一切必须根据她的命令办事,她作为民盟领导人握有缅甸政治的最终决定权,这就是说,她将像中国的慈禧太后那样“垂帘听政”。

姑且不论缅甸大选后实际的政治走向将如何发展,仅从昂山素姬对记者的谈话来看,缅甸民主的所谓“民主之花”实际上是独裁专制、违反宪政与侵犯人权的“精神领袖”:

第一、独裁专制:总统根据宪法由议会选举产生,“凌驾总统”就是凌驾于宪法,就是凌驾于国家,而个人凌驾于宪法和国家就是最典型的独裁专制者特征,希特勒就是民主选举出来的大独裁者;

第二、违反宪政:民主宪政的最大特征就是民选总统依宪法行使总统权力,任何人不得非法干预总统依法行使职权,如果新总统“必须完全明白自己无权”,那就是对民主宪政最大的嘲弄。试问,缅甸人民是选总统还是选傀儡?如果选民们一开始就知道新总统必定是没有独立意志与人格尊严的傀儡,阿猫阿狗都可以当,还有什么必要去投票选举?

缅甸民众欢庆全国民主联盟蠃得大选-昂山素姬发表竞选演讲

缅甸民众欢庆全国民主联盟蠃得大选-昂山素姬发表竞选演讲

一个国之“民主女神”尚如此精神境界,更何谈该国对待少数民族权利之保障? 因此,根本不要指望全国民主联盟执政后缅甸政府会对果敢采取亲善和解政策,不比军政府更坏就己经很不错了。昂山素姬首先是大缅族主义者,然后才是民主主义者,认识不到这一点,就是政治幼稚病。

全世界都看到,缅甸政府没有能力治理果敢,这是缅政府政治文化与价值观念所决定的结果。缅甸有135个民族,这并不是国家统一的障碍,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没有美国那么多的民族,美国有2000-3000个民族,美国人甚至不知道本国到底有多少个民族,但美国没有民族问题,只有种族问题,现在连种族问题也很少了。一个人只要加入美国籍就是美国公民,所有公民不分三六九等一律平等,“一律平等”的政治文化使美国成为全球最齐心的国家。

1044年缅王阿奴律陀王开始, 连年的战争使大缅族主义成为缅甸政权的一种政治文化,即便是今天实行西式民主改革,情形也全然一样。我们看一下缅甸“国家和平与发展委员会”一手制定的2008年《缅甸联邦宪法》,全文没有一处提及少数民族原著民的自主权、自决权和自治权,没有关于少数民族区域退出联邦的规定,因此,不过是名义上的联邦制,实际上的东方集权专制。对这种东方集权专制进行总结,我们可以找出它的五个具体行为:  

 一、汉民身份歧视:缅政府擅长在国民身份证上玩弄阴谋诡计,设下圈套将国内少数民族身份偷偷转换成“暂住居民”和“无国籍居民”。白所成大肆宣扬“果敢地区进入国家法律行政体制是果敢民族的荣幸”,百姓去领取政府颁发的绿卡三折身份证,殊不知这是缅政府专为果敢汉民设计的带有政治歧视的无国籍居民身份证,其身份和人权价值连一个普通的联合国难民都不如。

二、强占汉人土地:一百年前果敢民族带着自己的土地“被”加入缅甸,土地本属果敢人民,缅军来了,制定出一系列不平等政策强制果敢人民遵守,还强行要果敢汉民为政府提供土地,他们在果敢驻扎大批武装部队,强征百姓土地,强占土地之后仅补发微薄的补偿金,不及土地市价10%

三、实行种族同化:白所成伪政府在会议上、文件上、商标上、广告牌上都禁止使用中文,不仅限制使用中文,还强制果敢人参加缅族传统节日庆典。在当今下缅甸,大部份缅籍华裔不敢用汉文、不敢讲汉语,否则被视为异类。因此,在下缅甸各大城市,华裔除了记得自己的血统和姓氏外,脑子里已经不存留关于华夏民族的任何符号,已经基本被缅族同化。

四、毒品灭族诡计:在果敢毒品问题上,缅政府只是拿些小毒贩开刀,对大毒贩和制毒厂均采取蓄意纵容、视而不见的态度,有意让果敢毒品放任自流。如此下去不用20年,果敢中青年大都会因染上毒瘾而变成没有气节,不顾尊严,毫无斗志的吸毒鬼和病夫,只能任由缅人践踏。

五、大批移民缅人:缅政府把缅族无业游民、乞丐大量移民到果敢,侵占果敢人的土地和房屋,为其同化汉民族增加人员数量。从市区到农村逐步渗透,挤压果敢汉人生存空间,缅政府在果敢设置大量政府机构,巧立名目对汉民强取豪夺,搜刮果敢民脂民膏。

2014, 缅甸200万孟加拉裔罗兴亚族人反抗政府种族迫害,罗兴亚族人最大特点是没有军队,反抗只能使用石块, 反抗遭缅军残酷镇压,数千人被屠杀。血的教训告诉果敢人民, 对于缅式东方集权专制的政治文化,放弃武器就等于人头落地,在民主与种族平等未争取到前,跟缅政府打交道手中一定要握紧武器,否则肯定人头落地。

2015126日,缅政府经济发展管理局”向果敢发了一份中文通知,原文如下:“从2015126日起,30天之内,所有商铺、宾馆酒店、广告牌上缅文在上,中文在下,缅文必须比中文大,望广大经商人员予以更换,逾期不换者以罚款500-2000元人民币处理。”令人意外的是,该《通知》误将果敢文书写为中文,看来,缅政府从心底并不认可自己创造发明的果敢文之称谓,这等于直接告知世界,果敢文和中文本为一体,果敢族等于汉族,而1962年缅政府法律规定的果敢文和“果敢族”则是一种故意歪曲事实的称谓。缅甸政府在果敢强推缅文,事实上,一种语言并不需要强力推行,语言有吸引力自然就开始学习,挪威北部萨米族人并不愿意学习本民族语言,认为此语言麻烦,挪威政府反而担心萨米族语言失传,采用各种努力诱使萨米族学生学习本族语言。日本人是世界上民族性最强的民族,而1986年塞班岛举行公投,表决加入美国还是加入日本,大部份日本人投票加入美国。

20158月,笔者在香港《太平洋月刊》上发表了《果敢:夹缝中的生存》一文,文章形容果敢是一个夹在中国与缅甸之间的“中华弃儿”,仿佛是一块小石头,悬空夹两块大巨石之间,在狭窄的夹缝中艰难地求生存,命运难测,要么被两块巨石挤碎,要么坠落下去。事实上,果敢人至今无法摆脱“中华弃儿”情结,由于在中华怀抱之外飘零太久,遭到了的太多排斥而找不到精神归属,果敢人至今仍是个缺乏归宿感和认同感的族群。在缅甸,它始终被边缘化,无法完全融入主流社会;在中国,虽然有根可寻,但由于已入外籍,母亲很难接受孩子回家。

缅政府经济发展管理局通知-缅军强占土地补发微薄补偿金
缅政府经济发展管理局通知-缅军强占土地补发微薄补偿金

20176月,“伪果敢自治区”文教处主任赵廷康说:“目前果敢有20多所是缅甸政府开办的缅文学校,学生必须读缅文学校,才被承认学历,可以考缅甸大学。而就算就读私人办的,同时教中文与缅文的双语学校,学历也不会被承认。”

由于果敢划在缅甸境内,在中国政府眼中,果敢人是外国人,因而无法管辖;由于果敢人是汉族,在缅甸政府眼中是实际上的中国人,因而必须予以彻底消灭。因此,果敢是个爹不疼妈不爱的孩子,夹在两个大国之间,没有归宿、没有依靠、没有宗主,只有打压、排斥、驱赶与歧视,在北方“故国”那里,或许还会得到几份靠不住的同情,而在南方“国家”那里,只有赤裸裸的残酷压迫。

缅甸政府的终极诉求是统一北部少数民族地区,消灭“分封割据”,实现所谓“国家政治军事统一”。从表面上看这自然无可厚非,因为任何国家都是如此。但是,在这里有两个问题被忽略了:

第一、缅北少数民族地区历史上从来是政治独状态,从来未以任何方式与缅族联合成为一个永久统一的国家(《彬龙协议》的有效期只是10年),而之所以划在所谓“缅甸”境内,是英国殖民者在未征得北部少数民族同意情况下的单方面行为,并不符合“民族自决”的普世价值;

第二、缅北少数民族并不愿意与缅族联合成为一个统一的国家,并不愿意如夏威夷1959年自愿并入美国一样并入缅甸。因此,缅甸政府像恶汉一样威逼身边的女子与他同房,女子一边逃避一边反抗,恶汉对邻居说,“我与该女人有结婚证,她拒绝同房有罪”,而结婚证是20年前一个女子根本不认识的外国大爷强行办的,女子既不知情也不愿意。

以上两条就是当今缅甸政府与北部少数民族关系的实际状况。

19987月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罗马总部召开人权会议,会议通过《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并宣布在罗马成立国际刑事法院,《国际刑事法院罗马规约》旨在保护国际人权、打击国际犯罪。

2017819日,总部设在意大利罗马的国际刑事法院向缅军总司令敏昂莱发送了《司法调查通知书》,通知书中提到敏昂莱策划并组织的对缅甸境内罗兴亚人、克钦民族、果敢民族、若开民族犯下的严重反人类行为,列举出一连串证据,请敏昂莱先生立即停止犯罪,配合调查。

罗马国际刑事法院给敏昂莱的《司法调查通知书》

罗马国际刑事法院给敏昂莱的《司法调查通知书》

当人类政治潮流不断向着民主、人权、平等、博爱、兼容方向发展进步时,缅甸却开起了以上的历史的倒车,对国内少数民族实行文化压迫和灭绝,民族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阴魂不散、尘渣泛起。缅甸独裁政府凭借政治、军事和经济的优势,在国内搞虚假民主,实施民族压迫,以达到控制国家及社会全部权力的目的。美、英、法等西方国家倡导人权、反对民族压迫,但从未见这些国家议会通过《关于谴责缅军屠杀果敢人民的决议》,也未见这些国家向联合国提交过《关于缅甸政府压迫果敢人民的报告》。

长歌当哭果敢痛,不尽怒火缅北冲。笔者童年在大陆“文革”中度过,整日背诵《毛主席语录》,如果说毛泽东的话只有一句是真理的话,就是这一句话:“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